噪音太大

  居民患上噪音性听力损伤

  “闹市居,大不易。”对于生活在榆林剧院家属院的闫先生来说,噪音污染如同解不开的魔咒,他不仅因此患上了失眠症,听力也受损。

  闫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居住在此16年了,因为小区位于商业区,平日里小商小贩的叫卖声、过往的汽笛声、商场发出的噪音等各种噪音污染并存,直到晚上才有片刻安静。可是从去年开始,小区南边的榆林国贸商场将六楼整层和五楼部分区域改成餐饮区,同时在顶楼安装了排风口,再加上原来墙体外的多个空调排风口,轰隆隆的排风声使得他们遭受的噪音污染愈发严重。

  “一年365天,家里都不敢开窗通风,尤其到中午、下午饭点,宁愿到楼下去呆一会儿。”闫先生无奈地说,从早上9点开始,噪音一刻也不停歇一直持续到深夜。上班一天本来就身心疲惫,回家后还要忍受着噪音污染,让人异常烦躁。

  最让闫先生郁闷的是,他说自己最近一个多月,耳朵有种胀胀的感觉,像坐飞机时起飞的那种感觉一样。还时不时出现耳鸣,听力也下降了。前几天去榆林市第二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咽鼓管功能不良、噪音性听力损伤、感音神经性耳聋,医生还开出了“远离噪音场所”的诊疗方案。

  老人无法休息

  学生举家搬迁

  6月11日,华商报记走访了芝圃下巷多个住户。提起日夜不断的噪音,很多人都气愤不已。

  记者走访发现,这里的住户,为了减小噪音影响,每家客厅的窗子都关得严严实实。“晚上睡觉时,外界环境声音变小了,更显得楼顶的通风设备声音吵人,不关窗根本睡不着,即使把窗户全部关上依然能听到噪音。”榆林剧院家属院一居民无奈地说。

  70多岁的冉大娘说,自己年纪大了,耳朵背,就这样都能听到噪音,特别在夜里尤为刺耳。“晚上八九点钟声音大的无法看电视。睡觉吧,人老了睡眠浅,夜里被吵醒后根本睡不着。”

  “晚上吵得根本睡不着觉,孩子也没法安心写作业,7楼和4楼以前住着学生,受噪音影响全家都搬走了。”家住在榆林剧院家属院3楼的刘女士说。

  紧邻榆林剧院家属院的是供电局家属院,其中一住户的保姆刘女士说:“炒菜时都只听到噪音听不到家里抽油烟机声音。”刘女士说,噪音实在过于扰民,老人晚上都不能安眠,确实影响到了生活。

  “噪音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的平静和安宁,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采访中,很多居民都发出这样的感慨。

  5个月投诉49次

  “执法人员的测量方式不对”

  为了这个噪音的烦恼,闫先生找过国贸商场,但无济于事。

  更令闫先生感到气愤的是,他先后向环保局、综合执法局投诉反映了多次噪音扰民,可是至今没有回应。

  “一年多我都投诉了不知多少次了。”昨日,闫先生从运营商处打出了最近半年的电话详单,除4月份他外出没有拨打投诉电话之外,今年1-6月份,他拨打综合执法局投诉噪音扰民电话3286006总共49次,华商报记者从该电话详单中发现,他拨打投诉电话的时间大多数在晚上10时至凌晨0时。

  本以为投诉之后,会有相关部门来解决这个这个噪音问题,可是几个月过去了,每晚噪音依旧。“很多次我睡不着,到楼下去站在巷子口,楼下国贸的保安都认识我了。”闫先生苦笑着说,他没有梦游症,就是被吵得无法入睡。

  闫先生说,综合执法局工作人员曾找过他一次,“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那天晚上他们到我家来用仪器测测了之后,说噪音没超过50分贝,没有超标。”闫先生认为,“执法人员的测量方式不对,根据规定,应该在噪声排放源1米处测量,而不是在我家测量。”

  排风口最高噪音达90.4分贝

  远超国家标准

  6月11日中午12时,华商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榆林市新建南路的榆林国贸商场发现,商场共六层,其中五、六层为商场北侧距离榆林剧院家属院之间的芝圃下巷只有三四米之宽,墙体外安装多个空调排风口,楼顶上安装一个大型排风口,正值中午吃点时间,排风口发出的声音非常大。

  刚刚走出楼顶的门,明显的“嗡嗡”声就传入耳朵。顶楼平台被中央空调、油烟净化器等设备覆盖,这些设备正在运作,发出嗡嗡的轰鸣声。

  根据环保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发的《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测量方式,华商报记者在楼顶排风口(社会生活噪声排放源)一米以外的地方用噪音分贝仪进行测量,结果显示:最高为90.4分贝,最低为75.4。

  当晚8时许,记者再次对楼顶排风口进行测量,结果显示:楼顶最高为82.2分贝,最低为78.3分贝。

  紧接着,记者又来到了榆林剧院家属院的高先生家,并在客厅窗口边进行测量,结果显示:最高为76.9分贝,最低为62.6分贝。

  榆林剧院家属院居住、商业混杂区,华商报记者从国家生态环境部官网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区域环境噪声标准》了解到,居住、商业、工业混杂区的噪音标准值昼间为60分贝、夜间50分贝,而记者实测的结果超过了规定噪音值。同时,夜间突发的噪声,其最大值不准超过标准值15分贝。